大提琴家馬友友

劉文玲(旅美音樂家)

  馬友友 的父親馬孝駿 是中國的音樂教師,1930年代為追求歐洲音樂而負笈巴黎,1955年生下馬友友,在兒子四歲時, 即給他一把小型的大提琴,小小個子的友友墊著三本電話簿開始猛練起來,父親要他每天只練兩 小節,但是一定要背好。友友回憶兒時的情景說:「我必須拉得很正確,如果有錯誤就要把同樣 一個樂段反覆拉三次。」五歲時友友已能夠把巴赫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演奏得很好了。七歲那一 年全家移居紐約,史坦發現了友友的才華,經由他努力奔走,馬孝駿得以在紐約某個學校裡擔任 教職,史坦的子女亦在該校教書,馬友友被帶到巴布羅、卡薩斯那裡,這位大提琴界的長輩認同 馬友友的天份,但是他說:「這麼小的小孩你們對他有什麼打算?不如讓他去玩吧!」

  才華雖然有,但是離卡內基大廳之路尚很遙遠。友友又被帶到茱麗亞音樂學院, 拜師雷納德、羅斯之門下,羅斯後來回憶當時的情景說:「友友的年紀非常小,但是他 已具備了非凡的天份!」友友的演奏技巧非常完美,慢慢地,老師無法傳授的內在性音 樂感也發展出來。「他十七歲的時候,演奏舒伯特“琶音琴奏鳴曲”展現了大提琴家的 台風與氣度,我當場感動的流下淚來」。馬友友的外型讓人覺得是個聽話用功的好學生 ,其實在少年時期他也和一般年輕人一樣有所謂的反抗期。十五歲那年,頭一次離開家 參加音樂夏令營時,便出現這種徵兆。「我完全把秩序給搞亂了」像他自己述說的那樣 ,少年馬友友成為一匹脫疆野馬。之後,他又做出許多瘋狂而愚蠢的舉動,令別人大皺 齊眉。他在餐桌上呼呼大睡,經常酗酒醜態百出,壞事做盡。就在這時候,音樂上的監 護人史坦又出現了,史坦的解決方法是,“友友在茱麗亞已經無法再學到任何東西了, 送他去哈佛學習如何修身養性”。馬友友於是進入哈佛,除了音樂之外,他還選修生物 社會學及德文,研究杜斯朵也夫斯基的作品。史坦的確有先見之明,哈佛的教育使馬友 友如同脫胎換骨,他潛心哲學,愛上書法及下棋,喜歡讀塞班提斯的唐、吉哥德。在音 樂方面也受到很大的影響,他不但演奏卡巴列夫斯基與芬玆的大提琴協奏曲並且把布拉 拇斯的d小調小提琴奏鳴曲改編成大提琴曲。

  雖然在法國出生,在美國成長,但是馬友友的家庭仍然保持著中國固有的傳統。 他從未忘記自己是中國人,在三種文化中浸淫成長的馬友友說:「研究了歷史學與人類 學之後,我才知道不同種類的文化孕育出不同種類的人類,也才能體會像我這樣的背景 也有愉快地統合一切的方法!」從馬友友演奏的音樂中,我們可以明白他具有感覺各種 異質事物之能力,從巴赫到爵士,包括了東方音樂以及現代音樂。

  馬友友在72年起展開一連串的演奏活動,被肯定是年輕一輩的大提琴演奏家頂 尖好手。熟鍊自在的技巧,優美典雅的音以及發自內心的音樂感就是最吸引人之處。

相關音樂光碟專輯

音樂CD名稱

館藏索書號

條碼

館藏地

Hush (AL) M5 M2 1992 1939631 多媒體服務中心
The cello suites (AL)M232 B334z 1997 1939632-3 多媒體服務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