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三大男高音的介紹

劉文玲(旅美音樂家)

  當三個人站在舞台上,向我們唱出愛與恨、背叛與嫉妒, 人類的軟弱與力量、勇氣與怯懦。他們揮灑出戰爭的痛苦,政治的詭詐,還有世間情愛男 女的愚昧。舞台上演著精湛、生動的故事,我們耳中聽到他們傳來的訊息,我們的心中被 他們的情感所翻攪,被他們的歌聲所牽引;誰具有這麼大的震撼力,那就是多明哥、卡列 拉斯和帕華洛帝。

多明哥

  多明哥出生在典型的馬德里市區內;從小就展開了表演 生涯,據他回憶說:「有時我父母製作的歌唱劇需要一些兒童角色,我就被派上場了, 我就是這樣開始接受一些基本的戲劇訓練。」逐漸地,多明哥發揮了他演唱的資賦, 先前往墨西哥國家戲院,應徵“男中音”。現在大家形容多明哥的聲音,都說他的歌聲 有如“天鵝絨”般的柔軟。1957年多明哥初次應徵演唱歌劇。當時他雖十分緊張,準備 倒很充分。評審聽完之後大家一致認為,他是一個男高音。多明哥胸懷對世界舞台的飢 渴,他的野心與天份都非拉丁美洲的國界所能限制。早年他曾在特拉維歌劇院受過嚴厲 的訓練,奠定他將來進軍紐約大都會舞台的基礎。多明哥在紐約市立歌劇團的演出十分 成功,之後他就接到許多歐洲的邀請,其中最著名的是漢德堡與維也納。征服了世界最 重要的歌劇舞台後,多明哥的朋友和歌迷都以為他會開始沈迷在無數成功首演和廣受歡 迎的氣氛中,這可是低估了自有主見的多明哥。他決定再為自己手上的把戲加進一個球: 指揮。不過他的確在1983年在柯芬圍指揮了“蝙蝠”,在1984年指揮“波希米亞人”。 他從自己指揮的錄影帶評斷自己對速度的掌握和準確度,發現自己已能收放自如,不再 像稍早些時為克服緊張而大幅揮動手臂。一般的音樂愛好者可以看出多明哥的素養,以 及身為超級明星男高音,他所展現的寬廣幅度。

卡列拉斯

  聽卡列拉斯的歌,扣人心弦的總是他那細膩敏感的真情。 有別於很多男高音的懾人聲勢,卡列拉斯的歌與人散發出一種溫柔內斂的熱情。卡列拉斯 自承是浪漫又有些憂鬱、大膽且又有自信的。在歌唱上,美麗的聲音從來不是他最終的目 標,他所追求的是歌樂中情感的傳達。卡列拉斯談到當年從練唱歌時,老師和他解釋討論 的時間,遠遠超過真正練唱的時間,使他在充滿想像力的學習過程中因思考而悟道,那是 他最珍貴的經驗。卡列拉斯被譽為當代三大男高音之一,固然由於天分和際遇,更因為他 有“自知”的智慧。他不刻意炫耀音量和高音,只潛心尋找一種獨特的、具有個人魅力的 歌唱表現法。1987年正當意興風發的演唱生涯中,卡列拉斯突遭絕症侵襲,經歷了一個沈 思和自省的階段,這毋寧說是上天安排的命運下的意外收穫;他成熟、眷智,更有韌度了, 在生活和歌唱上流露出溫煦美好的氣質來。他說:「」人的一生中所能擁有的非常有限, 很多東西稍縱即逝。這個想法給了我很大的力量,加強了我求生的意志。」病癒後的他說 自己活得更清醒,而且真正感覺到人間的溫暖,大自然的奇妙和活著的喜悅。

帕華洛帝

  盧奇亞諾.帕華洛帝有一個很幸運的童年,能夠在自己 家裡聽著音樂成長。其父費雨南多為了生計,當了麵包師但他卻具有藝術家的歌喉與靈魂, 因此、他在年幼時便跟隨父親參加了"羅西尼"合唱團。合唱團員的音樂修養水 準參差不齊。他們來自社會各階層,帕華洛蒂兩父子的歌聲非凡,二人又積極熱情,為毫 無生氣的合唱團注入活力。後來帕華洛帝開始仔細地觀察四周,為自己物色一位教師,這 是要學聲樂必須進行的一項最為困難最為棘手的選擇。那時,摩德納仍在執教並有一定水 準的聲樂教師有:曾教過波拉的貝塔佐尼,本世記前半葉的著名男中音及維洛內西等年, 帕華洛帝左思右想、反覆比較唯一合適的人就是貝塔佐尼,他態度嚴肅認真,有能力勝任 教學工作,後來他又跟隨義大利聲樂教師波拉學習。波拉是第一位發現帕華洛蒂擁有自然 完美音準的人,這項幸運的天賦是歌手追求成功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。多年之後,曾有 位指揮家形容他的聲音非凡的樂器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自然造化,帕華洛蒂演唱曲目自由 廣泛,超越同時期歌手狹礙角色的限制,才能使他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。

相關音樂光碟專輯

音樂CD名稱

館藏索書號

條碼

館藏地

The 3 tenors in concert 1994     非館藏資料
Jose Carreras : passion     非館藏資料